当前位置:首页 > 伤感文章

穿越,与女人无关

来源: 作者: 发布日期:2019-04-03 访问次数:152

    我站在一个村庄的路口,这里是出发点。我将要从这个地方出发,到达另一个村庄,目的是拿到一样东西。这个村庄叫角村,形状象一个椭圆形的球。在球的一个尖端,形状发生了些变化,平滑的线条出现了凹凸,凸出五个圆球。五个圆球依次下去,渐小,排顺序为:老大、老二、老三、老四、老五。这是五个路口,五个路口通向五个方向,五个方向指向一个目标。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是老五。我将从这里出发,经过一条笔直的公路,一小片沼泽和荆棘,一条汹涌澎湃的河,一块辽阔的平原,两个土丘,最后到达我的目的地。聪明的你一定在猜想这条路挺象个什么东西,千万别跟我说是女人。这里只有男性。我从小没有母亲,父亲每晚清点那些个叮当作响的硬币,然后清点我们兄弟五个,够数就算扶养了我们一天。所以我对女人很陌生,从来不了解她们的生理构造。我们兄弟五个,分别从五个路口出发,然后到达五个目的地,去拿一件相同的东西。老大从老大路口出发,老二从老二路口出发,老三从老三路口出发,老四从老四路口出发。他们都已经走了,只剩下我站在老五路口,整装待发。
  这个主意当然不是父亲想出来的,他没有那么高的智商。这是一个白胡子老头给出的招。说到白胡子老头,你一定以为是哪位神仙下凡指点迷津吧。错!再说我也不相信那一套。他是俺村一位九十高龄的光棍老大爷。原谅我把他的光棍身份揭穿,因为他一直是耻于自己的这个身份的。他说,从这五个路口走出去,走到那个村庄,去拿那样东西。拿到了,就够你们吃喝一辈子。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出去,灰茫茫的一片,什么也看不清,就像我从来不了解女人的生理结构一样,我也不了解这条路。
  我的跋涉时间是一天,从今天早上六点钟出发,明天早上六点钟到达。也许更为确切一点说,应该是一天一夜。之所以不把夜算在里边,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在夜里行过路,这次也不打算夜间行动。我的跋涉方式为徒步,路程约为一百公里。一百公里是个多长的概念,我头脑中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轮廓。出发前,我所知道的就这些。剩下的,是路上遭遇的事了。
  早晨六点钟,可以想象,是一个多么黄金的时刻。清新的空气,悦耳的鸟鸣,淡淡的晨雾,一轮太阳就在东方的霞光里,慢慢睁开惺忪的眼,射出包容一切的光茫。不知我的描写是否正对你的脾胃,反正当时就这么一个感觉。我精神抖擞地上路了。一双编织了十年的草鞋,十年!我的草鞋足以跨越一个世纪。虽然我的行程只是一天一夜。一顶以竹蔑为原材料的斗笠。在早晨六点钟的时候,斗笠似乎只是一个无用的累赘,我把它端端正正地放在背后,就像一个潇洒的侠客,只是手里缺了点什么,对了,一柄剑!我没有倚天剑、碧云剑之类的名剑,不过有一把不很锋利的匕首,就把它当作护身的法宝吧。我抬起脚,在地上踩下了自己的第一个脚印。因为首先穿越的是一条公路,这条公路很宽敞,表面也很光滑,发着黑色的光茫,只是有点硬梆梆的,所以踩上去,不但没有留下脚印,还有种被弹回来的错觉。我曾经和村里的二丫去河里摸过一次鱼,她挽起裤脚,一直挽到大腿根,一双腿发着白光露出来,下到河里,河水顺着她的腿打着旋,就像绸缎在她腿上唰啦啦地飘。我正傻眼的功夫,河底的石头有意跟我过不去,狠狠地绊了我一下,我就身不由己地向她倒过去,腿磕在了她的腿上,硬梆梆的,被弹了回来。我说这个没别的意思,二丫是父亲的姘头,村里人说的。我那时不懂姘头是什么意思。现在脚下的这条路,让我有种兴奋的勃起,我很想大声地喊一声:“操!”但又有点找不到目标的茫然。茫然,是我这个时候的一点感想。据说许多人都有过这种茫然,所以我说出来,不怕你贬我。我在这条公路上的主要任务除了走过去,还有一个就是要保存体力。要走得轻松并不难,本来就是一条笔直的阳关大道,快乐地游玩谁都会,时间也过得飞快。它最容易迷惑你,让你沉浸在舒适里,忘记了向前走,忘记了前边的沼泽、荆棘、河流、平原和山丘,更忘了那个村庄的那件东西。如果真忘了,我就让这条公路给耽搁了,就永远走不出这个村庄了。可是当太阳把猛烈的光投向这条公路的时候,它的耀眼的黑色突然刺痛了我的双眼,让我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。我想到了前边的河流,于是奔跑起来。我这时的心情是急切而饥渴的,所以说话用了很长的句子,字眼也用了很浓烈的色彩。
  我顺着公路奔跑下去,腿有点沉重,汗水湿透了衣服。路开始变得松软起来,我知道到了沼泽地带。这里果然一派云蒙雾罩。说它云蒙雾罩,是因为当我一眼望去时,居然什么也没看到。到处是紫色的云雾,遮住了整个地带。谁都知道云雾是像纱一样的东西,还能够飘来飘去,所以在它们飘到稀薄的一个时候,我眯起眼睛,让目光尽量穿透这层迷障,去探了个究竟。这里面积狭小,丛林密布,茂盛的灌木因长期生长在云雾的笼罩之下,见不到阳光,发着暗紫的幽光。之所以称为幽光,是因为那些灌木的确有着光泽,而且是贼亮的光泽,可是这种光泽长年被云雾笼着,就变得幽暗、压抑。而且,这里没有风,气流凝滞,得不到很好的空气流通,灌木呈现不出流动的美感,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,还极容易产生馊味。当然,馊味是我臆想的,我还没有实地考察过,没有亲自品闻过。请不要指责我用了品闻这个词,品是很深奥的一个字,一般人达不到品的水准,我这里也是自视清高一把,倘若你说我矫情,我也毫无怨言,甘心领受。看到这里,我收回目光,把备用的斗笠压在头上,把草鞋的绳结重新打好,然后手持匕首,准备正式潜入。在潜入之前,我还做了一下思想上的准备,我想如果我进去以后再也出不来了,比如陷入哪个泥潭无法自拔了,比如被荆棘的气味熏倒并被它的利刃刺入了心脏,那时我的父亲清点人数时就可以省下一番功夫了。最重要的是,他不用对我恨得牙痒痒的了。他恨我是因为一次我带了几个小子撞开门闯进了屋子,他正撅着屁股趴在那里,听到哗啦啦的声音他翻起身,一个赤裸的女人的身体就一览无余地呈现出来,我只看了一眼那个应该是女人的生殖器的部位,就吓得赶紧跑掉了。之所以突然想起这些,是想和父亲在意念里告个别。然后就要进入这片生死未卜的沼泽与丛林了。我屏气凝神,冲进了这团紫色的云雾,发现这片沼泽奇怪得很:如果我放纵地踩踏上去,它便会深深地抓住我的脚,荆棘也会像那种食肉的植物一样围拢过来,缠绕我的脖子、胳膊和腿。我用匕首将它们一截一截砍下去,再使出浑身的力气拔出脚。我知道这种地方越挣扎就会陷得越深,所以不敢久留。当我换作轻柔的步伐,温和的眼神对待它们时,沼泽居然不再抓我的脚,荆棘只是含羞地垂下了头。我在心里默默祈祷,把温柔赐给我吧。就是用这种心理战术,我战胜了沼泽的泥泞和荆棘的毒刺。这是我玩的一个小把戏。这远比用一把小小的匕首去砍断所有的灌木要省力得多。要么就是永远地沉下去。如果沉下去了,我就走不到那条河、那片平原和那两个山丘了,也拿不到那样东西了。
  摆脱了荆棘的纠缠,我在朦胧中被一袭红色吸引。此时的我不瞒大家说已经精疲力尽了。草鞋沾满了泥巴,匕首残留着灌木的尖刺。我望着红色,感到迷惑不解。当我跌跌撞撞地走近时,看到那里有水在涌,想必是到了那条河了,一条红色的河。我此时最想做的就是一头扎进去,一生一世都不要出来。这条河太迷人了,注意我用的是迷人,而不是美丽一类的词。因为它看上去的确不是什么美丽,而迷人是千真万确的。它让我有种神魂颠倒的感觉,就像被什么魔棒点了一样,身不由已地想要扑向它,然后痛痛快快地喝个饱。可是我的记忆力很好,在这个紧要关头想起了白胡子老头的叮嘱,他说这条红色的河有毒,如果你实在饥渴难耐,一定要先做到三条,方可饮用。到时水里的毒不仅自然解除,还可以打通经脉,通体舒畅,甚至延年益寿呢。这三条是:态度要虔诚,心理要干净,灵魂要完全与它相融。做到这三条了,你就可以放心大胆地饮用了。饮用要有量的限制,只能饮其一口,至于一口能饮多少,那就看你的能力了。说到饮水,我就想起父亲的一次饮水经历。那是一个漆黑的深夜,我们兄弟五个都睡得电闪雷鸣的。电闪雷鸣是对我们兄弟的特殊描写,因为我们兄弟五个一旦同时入睡,不仅鼾声如雷,还会在梦里互相嘶杀,那情景是相当恐怖的。就在这样的一个夜晚,我突然惊奇地醒了,看见父亲走出家门。我想他会不会是梦游什么的,就偷偷地跟了出去。他步履稳健,没有梦游的轻飘飘的症状,然后摸进了二丫家,好久不出来。我在外边一则冻得直哆嗦,二则怕他撞见揍我,就溜回了家。不知过了多久,父亲神清气爽地回来了。神清气爽,在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对这个词有了深刻的理解。我问父亲夜里干什么去了,他说口渴了,去井里打了桶水喝。我在饮红河水之前,做好了解毒的工作,之后便一头扎下去,潜入水底,把肚皮灌得涨成了一个球形。我的确是一口喝下了这么多水,这是我的能力问题。我顿觉全身舒畅,就一个字,爽!这感觉真TM美,有一秒钟我差点丧失意志,就想永永远远地泡在这条河里了,把它作为我的目标我的终点。可是我的脑子还算好使,很快回过神来,想起了平原和山丘,和那件要寻找的东西,于是就扔下了眼前的迷人的河,向着平原走去。
  红河解除了饥渴,还做了体力上的补充,踏上平原的时候,眼前一副豁然开朗的景色,状况看起来很不错。这时约莫下午三、四点钟的样子。我已穿越了公路、沼泽、荆棘和红河,路程行了大半,主要的艰险已经通过,想必以后不会再有大的障碍了吧,疲惫于是在放松、慵懒中扩大。我信马由疆,踯躅而行。到目前为止,我发现自己已经会使用很多新鲜的词汇,而且感觉也敏锐了许多,没想到跋涉对智力也有帮助。不怕你笑话,我这人习惯于自卖自夸。我喜不自禁,有点忘乎所以,也不急着赶路,这目光就四处放肆起来。我看到这片平原白茫茫了无边际,平整整不着一物,滑溜溜一匹丝绸,光鲜鲜柔波四溢。这千里沃土,看着让人踏实,还让人产生睡意,我就想把头枕在它上边,忽悠悠先做个黄粱美梦。又想着这么大一块空地,开个溜冰场什么的一定不错。我现在都已经会思考经济问题了。这人进步起来真是不可估量,有时一步登天也未可知。我做着如下思考:如果开溜冰场的话,势必得引进资金,老大五十万,老二五十万,老三五十万,老四五十万,也就二百万。说起引进,我就想起二丫也搞过一次引进。二丫表现了一次贤淑,把我们六个光棍的衣服全部洗过,还顺便用我们家的水洗了她的衣服,没得穿,就把我小时候的一件衣服引进到她身上了,别提那个小了,露着半截肚皮,白花花的,看得我直眼晕,就跟现在差不多。哦对了,现在我也晕得慌,我突然发现自己失去了方向。站在这平原上,就像站在一个圆的中心,朝哪边看都是一个模样,分不清哪是前哪是后,哪是左哪是右,就像一个被困的囚犯。囚犯一般被锁在牢笼里,里三层,外三层,严加防范。可谁想过没有边际、看不到墙也是一种囚禁的方式呢?我失去了方向,找不到目标,就再也无法前行,所带的东西:草鞋、斗笠、匕首,没有一样能帮得上忙。方向就这样在我的慵懒、自大中消失了。幻想只是幻想,我可以想像自己能当美国总统,可事实上我连个屁都不是。方向就这样在幻想的彩色泡沫中逃遁了。我离那个村庄已经不远了,那件东西就快到手了,而我却丢了通向它的路。我闭上双目,驱除杂念,聚敛精气,一颗硕大的星在意念中高高悬起,我知道它的位置就是我的方向,我不再迟疑,循着它的方向快速行去。那里有我即将到达的村庄,有我渴望已久的那样东西。不过,还有两个山丘,挡在我的面前。
  我应该不在乎两个山丘了,因为我离那个村庄只是一步之遥了。现在困扰我的是时间。我看见太阳已经西沉,天马上就要黑了。而两个山丘还横亘在眼前。我说过我从来没有在夜里行过路,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这难免增加了我夜间翻越这两个山丘的恐惧。但是不走过去又不行,不能让眼看到手的东西就这样没了,离明天六点钟只差这一夜了。事实上我也不过是走了一天的路。原来以为一天就可以连山丘也翻越过去,所以没有做夜行的准备。这就是我对一百公里没有提前认识清楚的后果,估计不足,预测失误。曾经听不知是哪里的一个鸟人说过,他每天加班加到深夜,甚至彻底不眠。我想我也要加个班了,像个鸟人似的。还要说明一点,我还从未有过攀登山峰的经历,听人说,登山是一项很刺激的活动,越登越兴奋,直到到达顶点。父亲登过山没有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他经常帮二丫捡土豆,一次还带了我,二丫说土豆捡完了,父亲说哪里就捡完了,那不是还有吗?说着两眼就溜向二丫的胸,我也顺着溜,还真是鼓鼓囊囊的,不过不象土豆,父亲的想象和语言也太贫乏了,远不及现在的我。夜间登山,还真是恐惧加刺激。黑乎乎的,我就凭着感觉往上摸,现在也奇怪,感觉倍儿灵敏,都成敏感了。摸着摸着,心跳就加速,血往脑子里冲。幸好黑是暂时的,不久月亮、星星就眨巴眨巴着眼来了,还可着劲儿冲我抛媚眼,我就暂停了瞎摸。这两个山丘倒也饱满,圆鼓鼓的,还挺招人喜爱,星光给它们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银色,使它们呈现出朦胧的美伦美奂。真不敢相信,夜间的山峰竟有着如此不可思异之美。在这里, 不得不插入几句很酸的话,那就是:我爱你啊,星光下的两座山峰,你是世界上最美的风景。这是发自肺腑的话,信不信由你。我原本对夜是充满恐惧的。我在夜行前很是踌躇了一阵,不过这些没有明说,我已学会把有些东西埋在心底,比如胆怯、自卑、多疑和无知。我把这些藏起来,直到有一天我能战胜它们了,才把它们拎出来赶走。我现在已经没有了对夜的恐惧,对山丘也有了一部分了解,所以我敢告诉你,我曾对夜恐惧过,曾对山丘一无所知。看,我现在站在山巅,欣赏夜的美景,感受山峰带来的快感,我觉得我已是一个胜利者了,我不再迷茫,而且胸有成竹,我将是那件东西的主人了。那时,我一生都不再为生存发愁。
  晨曦将至,我已到达目标村庄。这个村庄呈一个圆球形,微风轻拂,柳树成荫,表现出一副飘动的美感。村庄里有两眼碧波流转的泉,一个深遂无比的洞。我要到达的位置是一间黑乎乎的屋子,屋子里满是精密、微小的机器。当我踏进的那一瞬间,屋子里突然灯火通明,一个声音响彻耳边:欢迎你,年轻人,你已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。我还是脱不了俗,使用了年轻人这个称谓,因为探险者大多是年轻、幼稚的人。我感到很茫然,说实话我除了一双草鞋、一顶斗笠,一把匕首,再没有别的物品。那个神奇的声音再度响起:你穿越了公路,战胜了贪图安逸的思想,你走过了沼泽荆棘,获取了勇敢冒险的精神和巧妙取胜的智慧,你跨越了红河,就战胜了贪婪、淫欲的心理,你在平原上迷失了自我,能够及时调整、重塑自己,并且找回了目标,你便拥有了坚持的恒心和耐力,你翻越了夜间的山丘,克服了恐惧。这样一来,你舍弃了享受、贪婪、淫欲、恐惧,获得了勇敢、冒险、智慧和坚持,难道这些优秀的品质还不够你享用一生吗?我恍恍然如坠漫天迷雾。在脑子断电几秒钟后,我恢复了知觉,翻然醒悟。当我使劲揉痛酸涩的眼睛时,我更惊奇地发现,这原来只是南柯一梦。
  推开窗户,处边冰冷的空气扑面迎来,吹醒了昏昏沉沉的大脑。嘈杂声遍地都是,对面一个超市,很无耻地放着张扬的音乐,日夜不停,简直是在扰民。出租车停靠在路边,张望着行人,一个卖早点的小摊,正煮着热气腾腾的馄饨。
  这是现实而繁琐的小市民生活,能有几个人去穿越那一道道无形的屏障呢。
  
    
   
   
   
    
   
   
全局浮动内容
13123456789